傅山

傅山
   
      中国明末医学家。生卒年不详,约活动于16-17世纪。字养葵,自号医巫闾子。鄞县(今浙江宁波)人。赵献可好学博览,除医之外,儒、道、释均有涉猎,曾游历于山西、陕西等地。在哲学思想上受《易经》影响较大,在医学上又遵从李东垣、薛己,属于温补学派。赵献可提出命门为人一身之主,而不是心,命门的水火即人的阴阳。

      赵氏认为命门为人身之大主,强调了命门在人体生命活动过程中的重要作用。指出人的发育过程,先有命门,而后生成五脏六腑,命门为十二脏腑之根,为生命之原。命门在人体生命活动过程中,起主要作用者,乃命门内具之相火,他把相火比喻人体的命门,认为人体五脏六腑之所以能发挥正常作用,同样依赖于命门相火的作用,充分反映出赵氏对命门的重视,认为它是人身之至宝,是生命活动之源。这样,赵氏将人体阳气之根从心脏转移至命门,使肾命的生理功能作用在人体中显得尤为重要。赵氏创立命门理论,阐发肾命水火的关系,并将其广泛应用于临证。
生平事迹
      傅山出身诗书世家,自幼聪颖好学,读书过目成诵。他14岁为博士弟子员,20岁补廪生,为山西督学袁继咸器重。崇祯九年,袁继咸遭阉党陷害而下狱,受牵连的官员、秀才百余人。傅山闻之拍案而起,联合同学,步行千里进京告状,接连三次上书。这次以傅山为首的请愿运动,一直坚持了七八个月之久,终使冤狱得雪。自此,30岁的傅山以义“名闻天下”。

      1644年明亡之后,傅山闻讯写下“哭国书难著,依亲命苟逃”的悲痛诗句。为表示对清廷剃发的反抗,他出家为道,道号“真山”,身着红袍,自号“朱衣道人”。清军入关之初,全国抗清之潮此伏彼起,傅山也在布道行医的掩护下秘密从事反清活动。顺治十一年(1654),傅山参与南明桂王派来山西的总兵官宋谦谋反之事,因机事不密而被捕。他“抗辞不屈,绝粒九日,几死”,后得门人中以奇计救之。此后,清室日趋巩固,他自觉复明无望,遂返回太原,隐居于城郊僻壤,自谓侨公,寓意明亡之后,自己已无国无家,只是到处做客罢了。

      康熙二年,名满天下的思想家、学者顾炎武拜访傅青主,两人抗清志趣相投,结为同志,自此过从甚密。他们商定组织票号,作为反清的经济机构。以后傅山又先后与申涵光、王显祚、阎若璩、阎尔梅等坚持反清立场的名人和学者,多有交往。康熙二十三年六月十二日,傅山逝世,四方追悼者有数千人。您可以双击这里或者点击编辑按钮来修改内容。
学术成就
       傅家世代通医,故傅山在明亡后亦以医问世,沉疴痼疾,应手而愈,活人甚众。曾设“卫生馆”于太原三桥街,其药铺旧址,至今尤在。后人将其所著医书遗稿,整理编为《傅青主女科》、《傅青主男科》、《傅氏幼科》等书。他的医学著中,用近乎白话文的语言,深入浅出地讲解深奥的中医药学,读后易于记忆应用,实属普及中医药学知识之先行者之一。

      他内、外、妇、儿各科均有很高的技术,而尤以妇科为最。傅山极重医德,对待病人不讲贫富,一视同仁,在相同情况下,则优先贫人。他在当时医名甚高,推崇者甚至将他与医圣张仲景相提并论,在当时有“仙医”之称。直到现在,山西各地都还流传着傅青主治病救人的传说。
医学著作
      传世医书有《傅青主女科》、《傅青主男科》、《傅氏幼科》等,对后世有一定影响,特别是《傅青主女科》,更是清代主要传世之妇产科专著。一说《傅青主女科》节自陈士铎《辨证录》等医书,系托名著作。但从其遗墨《医学手稿》,可知即《傅青主女科》“调经”部分。另著有《大小诸症方论》(1673年),据顾炎武序(1673年)称“予友傅青主先生手著女科一卷、《小儿科》一卷、《男科杂症》一卷”,可见以上医书确为傅氏所著。